俩人

【莱贝】瓶中小人观察日记09

Fucking your Eyes:

贝特睡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不敢离开床边就一直等着他醒,但是时间久了我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很模糊的梦,梦里的情形就像蒙着蒸汽看人,再怎么努力瞪眼都看不清楚。声音也非常嘈杂,到处都是呼喊声,但却听不清,嗡嗡的涨的我脑袋疼。还有很多人在奔跑,唯独我不能动,我像是一个游离于所有人之外的怪物,定在那儿,冷漠的看着他们,有人不断地死去。但是他们都离我太远了,我无法做什么。


 


在我意识到这是梦境以后画面就变得清晰起来了,我所在的位置是一个不大的村庄。我肯定我没来过这儿,虽然我老家也在一个临山的村子里,但是这里我肯定没见过。村民的穿着看上去很怪,像古代人。本就不多的房屋也正在被不断地破坏,面前的景象很恐怖,火光、哭喊,和各种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在撕扯我的耳膜。我真是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但是我却像一根枯败的树干,扎根在土壤里,无法移动。


 


这个村子看上去像被什么可怕的灾难洗劫一样,几乎不剩下什么,地上许多衣着破烂的尸体横七竖八的交叠在一起,残肢断臂以很奇怪的姿势扭曲着,看不清脸,但是那些面目模糊的狰狞不难想象死前是怎样的情形。


 


人间地狱。


 


“呜啊啊啊啊——莱...莱纳...妈妈...爸爸...啊啊啊!!!”


 


小孩子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哭叫,但是至少还是个活人。我想过去看,但是仍然动不了,只好尽力的往发声的地方伸长脖子看。


 


在大概几乎就要看不清的距离能看见一个跪坐在地上大声哭泣的孩子,他有黑色的头发,穿着浅紫色的外套,身上尽是沾满了脏兮兮的泥土和不知道是谁的血迹。他很无助,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不能自己站起来。


 


‘快跑啊!’我张大了嘴用力出声但是字句只能在心里翻滚,我发不出声音。


 


那个孩子还在哭,软弱又无力。过了一会另一个男孩子跑了过来,金头发绿衣服,他没说什么只是用力的拽起地上的孩子一起跑了起来。嘴抿的紧紧地用力的咬着牙齿。


 


那简直就是我和贝特。


 


 



 


 


梦醒以后,我没有像以往那样马上忘记那个梦境。荒诞的内容就像强行拉开我脑壳灌进来的水银一样挥之不去,不但没有逐渐消失,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那两个孩子的面容记得尤其清楚,不就是床上躺着的这个孩子吗。一模一样。


 


事实上我根本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但是一直以来的各种迹象无一不指明这都是真的。


我就是那个铠之巨人,而贝特是超大型巨人。


那个画漫画把这些都记录下来的作者是谁?也是我们认识的人?他/她也拥有记忆?


我不敢想象那个人要是知道我们几个巨人又再次聚在一起会是什么表情。


 


“...莱纳?”


他醒了,贝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钻出被子来戳我的眉头。


“有不开心的事情?”


“便秘”


“...呕”


贝特做出呕吐的表情吐了吐舌头,可爱的样子一扫阴霾,我摸了摸他的脑袋给他套上我的衬衫。


“先将就一下,家里没有小孩子的衣服,不过马上就有了。而且我们大概得搬家了。”


“搬去哪儿?”


“新家,只有我们,到时候你就不用总是呆在房间里了。一直在勉强你,对不起啊”


“没关系,只要莱纳在就行了。你刚刚也遵守约定没有在我睡觉的时候跑掉,我要给你奖励。”


“哈哈哈,还有奖励啊,是什么?”


“你先把眼睛闭上!不然就不惊喜了!”


“好好好”


我闭上眼睛凑过去等他的奖励。虽然很好玩但是还是忍不住偷看了一点点,贝特发现以后马上把小手拍在我脸上遮住不让我看。


“不能赖皮”


“好好...我错了”


他凑了过来,近的我能闻到他身上小孩子的体香。很近,越来越近,接着是鼻尖上柔软的触碰。


“好了!”


“这就好了吗?!”


“你不满意吗?!”


 


 



 


 


 


两天后我们搬家了,虽然和家里独立稍微废了点功夫但是还算是成功了的。其中最难的还是把贝特带出去,我怕家里人发现所以只好半夜偷偷的做。戴着有探照灯的帽子让我有种盗墓贼的感觉。


大概是完全放心我的行动,贝特在到新家之前就已经睡着了。我裹紧了外套把他抱在怀里免得被秋天的冷风吹的着凉。之前几天我陆陆续续的做着准备把自己的行李都运到新房子,因为阿尼效率太高,她几乎是当天下午就给我打了电话并且连初期准备都搞定了。


新家离我公司的路程不远,地铁也很近,虽然房租不低但是我已经很满意了。在我打包了1G的贝特生活照发给阿尼以后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


平时我还是照旧上班,而贝特也不必整天提心吊胆的禁足在房间里以防被人发现。就算被邻居看到我也能以哥哥之类的身份糊弄过去。获得小小的自由后,贝特显得很高兴,开始他总是在新家的各处探险,走路都一跳一跳的特别有意思。冷静下来后他开始帮忙打扫,而且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在这以前他一直以小虫子一样的视角看着这个世界,230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我不敢细想。


 


不过现在好了,至少在我能陪伴他的日子里我不会再让他受那样的屈辱。


 


“莱纳,这个要挂起来吗?”


“给我吧,我来挂,诶你别跑!”


 


看上去就像刚上小学的贝特高举着被单往前踉踉跄跄走了几步,他的身高还没床单长,只是从篮子里拿出来就几乎被整个包住了。


 


“都说了别跑,拖到地上又要再洗一次哦。”


“嘿嘿。”


 


从被单里冒出的黑色脑袋有点恶作剧似的朝我坏笑了一下,然后乖乖的打算把被单放回原处。


 


“这样像不像披风?”我扯过被单把它裹在他肩上,让他看上去就像个小超人。


但是预想中的兴奋和笑容并没有出现,被有些湿度的被单包裹着,贝特有一瞬间的晃神,我不知道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觉得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无神的眼珠又再次恢复了清澈,笑着看我。


 


“怎么了?”


他摇摇头,看看我,再看看自己的脚趾头,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我说,“莱纳想知道以前的事情吗?我和莱纳曾经生活过的世界的事。”


我没想过他会突然挑起这个话题,虽然我一度很感兴趣,但是我从没打算主动触及这个领域。包括阿尼那边,也没和她谈过这件事,虽然这里面有一定的畏惧成分。因为我总是觉得有些事情如果我想知道但是我没能知道,那只是还没到需要被我知道的时机。人要开口回忆,甚至是挖掘一段埋藏已久的心事是很难的。


 


我把那条被单使劲抖了抖然后展开挂在衣架上,用力扯了扯湿皱的边角,然后回房间拿了一个小椅子坐在贝特旁边。


 


他仍旧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有期待也有担心。


 


我打开双手,示意他过来,贝特也马上会意,坐到我怀里。他穿着阿尼挑的针织衫,小小的,很温暖。


 


“从哪里开始讲起好呢?”他歪头看我,我把他的小脑袋重新摆正,开始整理自己的疑惑,“我想知道我们以前是怎么认识的?第一次见面。”怀里的小小身躯像突然放松下来那样,蹭了蹭我。


 


“第一次啊,我们其实很早就认识了。大概是懂事起就一直在一起玩了。”


“哦...邻居?难道是兄弟?”


 


“哈哈不是的,只是一个村子里一起玩大的玩伴,只是我和你比较玩得来。”


“哦,那我还挺有眼光的。”


 


“莱纳!那时候才不懂那么多!你也是个笨蛋。恩...我也是。”


“好好,两个笨蛋。接着说。”


 


“我...因为父亲总是不在身边的关系,比较胆小。平时也不敢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起玩,总是躲在树干或者草丛里看着你们。倒也不是说有人欺负我,只是我总觉得自己距离所有人都很远,除了在家里和母亲交流以外很少和人说话。”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有我这么个奇怪的人,但是好像因为太奇怪了所以也没人跟我搭话。除了你。也不知道你真的笨蛋还是怎样,跑过来跟我说去不去河边摸虾。当时我也吓到了,很少有人会这样直接冲过来,你也不管我是不是呆在原地,就直接拉我去了河边...后来就莫名其妙玩在一道了。”


 


“你笑什么?”终于发现我憋笑的贝特转过来猛地用头撞我下巴,被撞了个措手不及的我用力把他圈的紧了点。我觉得幸福的要命。


 


“能认识你真的太好了。”


 


“什么啊,突然说这个...”


 


“摸虾也好,什么也好,不管让我选几次我大概都会冲过去找你的。虽然我现在还没有那时候的记忆,但是我大概能懂当时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


 


“你虽然总是想表现出不想让人担心,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样子。但是,其实还是挺怕寂寞的吧。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还记得当时在瓶子里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很震撼,不能形容那种心情。所以想也没想就把你带回家了。”


 


“后悔吗?”


 


“不”,我摇摇头,“一点也不。”


 


 



评论

热度(25)

  1. 俩人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2. Joy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3. Daisy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4. elaine_beloved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